欢迎各位网友来到——八亿网赚网寻找赚钱的机会和阅读相关内容
当前位置: 主页 > 互联网 > 那些在美国的海淘买手正处在风口上

那些在美国的海淘买手正处在风口上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8日 20:52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海淘买手

八亿网赚网讯 不少在美国读书工作陪读的人,不久之后都做了海淘买手,在每年奢侈品海淘规模近千亿元的大浪潮中,变身海淘买手已是不能错过的淘金方式。在国内消费者抱怨海外个人代购存在风险时,顺势涌现出了海淘买手。买手们与国内网购平台合作,试图以更加规范和专业的经营模式来打开局面。他(她)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是富二代、陪读、留洋博士。

 斯坦福博士后的叛逆

南京姑娘陈乐29岁以前是个绝对的乖乖女,好学生,2009年,她获得爱荷华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全额奖学金赴美攻读博士学位,四年后完成博士学位,并获得学校颁发的“杰出科研奖”,四年就完成了博士学位的同时她还生了两个儿子。2015年1月她来到斯坦福大学,从事可再生能源市场政策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工作,2015年10月,她辞职成为一个海淘买手。

她的决定一度让家人难以接受。陈乐说,从小到大,她都特别喜欢,也特别擅长买到高性价比的东西,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会让她很有成就感,会乐在其中。她做了快30年“听话”的孩子,现在她想做她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

另一个促使她离开的原因是她觉得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上分身乏术。她的老公在旧金山一家做IT的硬件公司里工作,有时孩子生病她们不得不半夜送孩子去医院第二天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学校上班,她觉得两个人得有一个更顾家一些。她在一家名为洋码头的电商平台上注册了账号,专门做女装和女士内衣,现在她每天早上9点送孩子去附近的幼儿园上学,12点接他们放学,她利用孩子上学的这三个小时在附近的商场里扫货,由于时间有限,很多时候她甚至只是去选货,然后将货样发给雇佣的买手,交由他们去购买。午饭后,她开始和雇员们一起核对当天要发的货物,打包,然后由雇员们送去货站发货。从辞职到现在,八个多月的时间里,她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在大学里工作的工资,她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但当老公问她“你不回去看看导师吗”的时候,她还是害怕会因为放弃科研做了买手被导师骂。但她并不后悔,她希望能做些自己有兴趣的事,并且有朝一日能把兴趣做成事业。

富二代+生化博士的人生选择

牛哥出生在上海,家里从事游艇和码头生意,2002年随家人移民来到美国,他用近10年的时间在UCLA(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从本科读到了生化博士毕业,在全职做代购买手之前,他在洛杉矶大学任教教书。

牛哥说:“如果你以为做买手是去逛逛商场就能挣到钱的工作,那你就错了。现在竞争跟两年前比激烈了很多,很多人坚持不了。”做买手后他很少有休息的时间,从睁眼到闭眼都在看手机。每天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回客服留言,查看需要采购的东西,吃完饭后需要打包到中午。之后是出门送货、补货、做面单、做账或者看时尚论坛看美国人在追哪些商品,来扩充更多货源,一般会忙到深夜两点。

牛哥至今都记得,2014年的感恩节,他和老婆连续抢购三天只睡了8个小时,当最后一天早上他们要从奥特莱斯的酒店离开时,装满了GUCCI的车找不到了。他们的货就堆在车里,没有任何遮盖,而在前一晚,微信群里还有买手在洛杉矶的奥特莱斯被偷了整辆装满货物的车。牛嫂面色惨白,车里有超过20万美金的货,并且有些都已经在平台上售出,只等发货了,如果丢掉,损失的不只是钱,还有信誉。牛哥一言不发闷头找车,而他心里已经在盘算怎么重头再来了。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位于奥特莱斯另一侧的停车场里找到了自己的车,他们太累了,连自己的车停在哪里都不记得。

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国内也出现了各类可供买手直播扫货的平台,除了体量比较大的洋码头,还有街蜜、淘世界、海购等等,它们的模式或多或少有一定区别,但却有一个共同点:吸纳各种长期旅居海外的买手进驻平台,提供直播商品扫货的服务。而由于各个平台的加入,买手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想挣钱,买手不仅要拼商场的人脉和情报网,还要拼选货的眼光。

牛哥就和一群代购买手们建立了一个信息共享平台,各个买手互通有无,信息共享,甚至在各种折扣日集体出动扫货,在限购的专柜能够拿到最多的包。“没有一个人能够买齐所有东西,大家合作才能利益最大化。”在牛哥看来,尽管大家在各自平台接单卖货的时候是竞争对手,但在扫货拿折扣的时候,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如今,由于牛嫂在旧金山念书,夫妻两人从洛杉矶搬到了旧金山,并且特地选在离奥特莱斯开车10分钟的东湾区居住。每个季度,夫妻俩都会有一次长途旅行。牛哥说,他和老婆都很喜欢坐飞机,因为飞机上是与世隔绝的,你可以有私人空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没人发微信、打电话来烦你。

牛哥准备将“代购”这个事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发展成为提供个人服务的理念,“比如你给自己买了个鞋子,我们会给你推荐配套的亲子、情侣款,依据你的个人喜好来推荐东西。”在牛哥看来,国内的跨境电商售卖的更多是“爆款”商品,但爆款并不适合所有人,客户的需求是多样化的,而他们希望能够借此来提供更多个性化的服务。牛哥还计划再上海开个小的工作室,用来展示最新的样品,处理国内的退换货问题等等。客人也可以直接去店里试穿他们所卖牌子的尺寸、样式等等,把线上线下的体验结合起来。当有朝一日,他们的身份不再只是为市场供货的买手,而创立了自己的品牌时,他还想回到学校里,去继续他的学术研究。

陪读妻子们的旅美生活

Tracy来自四川,lulu来自安徽,他们的老公都在美国读书,他们以陪读身份来到美国,因此他们不能在美国工作。

他们都吃过不少苦。Tracy的老公刚被伯克利录取时,每个月有1500美金奖学金,交完600美金房租后,剩下不到1000美金用来生活,这些钱在物价昂贵的旧金山是杯水车薪。那个时候他们觉得从家到学校坐公车的两美金都很昂贵,每天晚上Tracy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去给老公送饭,陪他自习,然后再一起回家。刚开始做买手时,Tracy要早上6点半出门,拖着一个大箱子倒四趟车去扫货,晚上再拖着箱子走40多分钟的路去China town 买便宜的菜回家做饭,她说那个时候如果馋了想吃肉就去买火鸡,因为火鸡肉最便宜,但到后来他们闻到鸡肉味就想吐。

Lulu的老公在芝加哥,她不舍得在国内的家人和朋友,也不觉得在美国的生活就会比在国内好,飞往芝加哥的班机上,她一边吃飞机餐一边哭。到了美国,老公忙于学业没时间陪她,她英语又不好,整天闷在家里,几乎抑郁。他们甚至几个月都吃不到水果,有一次老公在老板家帮忙,问老板说,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吃过水果了,能不能给我先发点工资让我去买些水果给我老婆?老板听完后赶紧给他预支了工资,又给他装了一大盒葡萄让他带回家。

Lulu说:“我先生到美国生活了三年,他从来不知道怎么去退东西。他买的衣服大了,不敢退。他觉得他退了之后会影响到他的信用记录,他太小心翼翼了”。lulu开始学英语,认识新朋友,研究美国的消费规则,她说:“我想去做买手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不想一直处于一个拖油瓶的位置,我先生作为一个象牙塔里面出来的人,他一直在往前走,我不能站在原地。如果我站在原地的话,差距会越来越大,我会越来越自卑,我们或许就会有分开的那一天。而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甚至比我老公更高的收入,这让我自信,同时我的生活也变得“充实”。

Tracy的老公总是开玩笑说:“我们住的房子越来越大,可属于我们的空间越来越小了”。家里除了厨房和卧室以外的所有地方都堆满了货,除此之外Tracy还在外租了两个仓库堆放囤积的货物。她甚至不再需要向以前那样每天辛苦的四处奔波去扫货,店家会把当季的商品打包后成箱成箱地发到她家里。她不再满足于只是做一个买手,老公在帮她开发平台,好让她用最合理最科学的方法做生意,她在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够上市,去纳斯达克敲钟。

这当然还是个看起来有些遥远的梦,政策的改变随时有可能颠覆一个行业的走势;对海外代购服务的大幅抑制,以促进国内消费的风声也从未在耳边消失;曾经出现过的因为制假产业链、偷税漏税、虚假营销、炒作爆款商品等问题所遭遇的信任危机都是这个行业需要正视并长期引以为戒的问题。但曾经野蛮生长的海淘业,如今也正被有品质的海淘买手们重新塑造。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